昨天才在說零股分散風險,20號剛好大盤大跌XD。船長是看到Line群組哀鴻遍野後,才點開證券APP看了下發生什麼事,麻,船長的主帳戶帳面獲利少了18萬,示範戶也是綠油油。然後就安心(?)去睡覺了。

前言

>>google-加權指數

20號,難得從方舟開設以來遇上第一次台股大跌。

船長今天兩個帳戶帳面損失加總最多也噴掉了二百多萬XD。

可也是看了一眼後就繼續睡覺了,沒什麼其實,三月初的時候也曾經經歷過一次,18年末一次,再往前就沒什麼印象了。

投資生涯九年多以來,遇上的風風雨雨,似乎使得船長對於這樣的漲跌麻痺了。

但睡醒後看著各大存股群組還有存股社團在喊著又要崩跌啦,三月崩跌再現啦,已經脫手股票了等等等的言論,麻…不是在存股嗎@@”?

或許,是存股策略上的不同,導致投資人一開始在買股的時候並不真正明白自己在做什麼,也或許…短線或技術線型思維還沒完全隔離在存股策略之外。

雖說不完全是「相反」的概念。

但船長這幾年長期將財報存股腦與技術分析短線腦區隔開後,運用船長天賦異稟的智商(X),在後期已經沒有把任何技術或分析混搭到存股概念上時,最後寫出的兩方策略心得分享,發現核心存股的買點,常常會是其他分析的賣點,反之亦然。

但最終,其實兩方策略都會賺到錢,對於哪個是先行指標,船長也說不明白。

只是明確的知道,存股賺的是公司獲利,而技術分析交易則是賺取他人的資金,僅此而已。

船長沒有因為雙修而錯亂,但是各位沒有拋棄其他分析方式的概念去面對存股,又或者放寬心看待持股上的漲幅,會讓自己交易猶疑不定,然後錯失買點或賣錯地方。

快逃?台股要崩盤了?

>>google-加權指數

讓我們坐時光機回到今年三月的時候~

船長有在很多很多的股票社團內潛水,存股的也好,技術分析的也好,籌碼分析也好,各大社團蒐集各種關於市場可能船長還沒接觸到的知識。

三月初到三月中那陣子暴跌,船長持股帳面獲利突然少了近一百萬,心情沒有受影響是不可能的,但由於還是獲利的狀態,也沒有到完全不再持續購買股票。

那時阿,綜合型投資社團(沒有在區分存股以及投機策略的)都在說著「我ok,你先買」等等揶揄存股派的言詞,確時,以當時的技術分析方式,持續下跌的機率遠比漲回來高出很多。

結果呢?

那陣子還在持續買入的,享受到後面這波突破三十年新高點的帳面獲利。

不過麻,船長也說過,帳面獲利主要只是看著自己爽而已。

既然是看著自己開心用的,那這沒有了結掉的獲利對船長來說,漲跌的意義當然不是太重要。

當我們有建立起自己的SOP後,如果足夠徹底的了解自己在做什麼、在買什麼,錢花去哪裡了。

我們不應該隨著市場的聲音而起舞,所有多、空的評論,長期看下來跟擲硬幣的機率差不多的。

為什麼這麼說?

好前陣子,某投資社團內揭露了一個利用多開群組做投資詐騙的手法,正式透過這樣的手段操縱了一群散戶。

一次大開好多個群組,從不同的地方找到八或十六群小群不同的人。

從前一天爆量各股中挑選幾隻看起來隔天不管上漲還是下跌都有足夠量能的標的。

抽出三五隻做多做空各半亂猜丟給下面的群組。

慢慢地慢慢地,自己將失誤率過高的群組刪除…詳細犯罪過程我就不細說了,以免造成模仿效應。

這類群組詐騙操作手法便是利用機率,加上詐騙者的「精挑細選」,讓最終留在群組內的人相信他是個「大師」,藉此炒作股票並牟利。

當然,做群組收費的大師很多的確真有其人,有些也是正規分析施作的會員群,每個人分析方式不同,勝率也不盡然相同,不能因為幾個老鼠屎壞了整個產業。

但是詐騙者正是透過經營收費社群的方式,再透過多個社群,確認彼此間不認識,玩弄所謂的機率去詐取會員費用。

補充個…毫無根據的推薦各股是違法的事情喔…

非分析師提供技術分析方面會吃上很重的罰款的,近幾年是因為分享存股財報方面藉由公司提供的資料有理有據推論的盛行,金管會才稍微放寬「心得分享」的限制。

那…既然機率這件事是可以如此操縱的,表示他「極其不穩定」。

我們在做短線也是如此,至少我是透過大量的交易單,讓他在停利和停損間,飆出一兩隻順利預測的各股。

>>船長的技術分析買賣紀錄,一天大概交易10-20筆。

回頭看這些嘗試的紀錄…突然覺得我自己心臟好大顆。
一開始就撥一百萬在權證市場內「做各種短線分析實驗」XD。

與財報分析存股的不同處

那既然技術分析是機率上的問題,也確實沒有任何技術分析可以確保自己穩賺不賠。

不管線型也好,籌碼也好,什麼都好,他們運作的基礎原理跟透過理解公司的財務報表是徹底完全不同的。

那我們要做的事情是,適度的將兩種分析方式拆夥。

不要讓技術分析影響自己的存股策略。

散戶心理

>>出處不明…似乎是中國那做的散戶心理圖,若有侵權疑慮請原作者聯絡


這張圖解析度有點低了,船長第一次看到是在好幾年前了~

久遠到船長想要標記圖片來源都找不到最早的出處(汗

不過這張圖滿有意思的。

簡單來說,散戶通常會在漲勢已經啟動後過了合適的買點才入場,不然就是停損停在起漲點。

從存股角度來看這些操作其實是非常有問題的。


單以20號下跌的狀況來說好了,只要大家參與的股市社團越多,越會看到更多的「逃命宣言」,結果一堆人停損或獲利了結在阿呆谷。

怎麼說是阿呆谷呢?

船長本來把這篇先暫存在草稿欄,想說過兩天應該會有反彈波再繼續寫完,結果21號就微微彈回來了@@”

那麼20號因為恐慌而停損的,是不是就白損失了那小段資金呢?

>>google-加權指數

是沒有想到竟然隔天就回來了些,本來20號尾盤示範帳戶有掛些零股想逆勢操作買點績優股,結果竟然沒成交XD。

股價與公司本身帶給投資人的價值

有這麼一說,當我們在股市大跌時將手中的持股賣出,等到股價達到低點的時候將股票再買回來,會有相對更大的配息和帳面報酬。

不過呢,什麼時候是高點什麼時候是低點。

大部分的股市老手甚至分析師都無法給出最精確的答案。

散戶要判斷得準確也要十幾甚至幾十年的功力,中間砍在阿呆谷的損失也要成倍的時間才賺得回來。

何必呢?

一次的失誤就要用上一倍的時間賺回損失,長期下來失誤損失也會複損滾雪球成巨款。

還有船長一直把股價和公司核心價值兩件事區分來看。

股票價格是市場資金堆疊出來的最終樣貌。

比如說…
假設A公司目前股價100元,今年稅後EPS10元,若他為盈餘配發率常態為100%的各股,100元成本相對配息率是10%。

即便遇上市場恐慌將資金從市場中變現回收(可能是外資抽資金or內資恐慌)。

這時候A公司股價不幸的被腰斬了,剩下50塊,可是既定盈餘沒有變,EPS還是10塊,明年我們領到的配息依然是10元,對我們的原始成本來說還是10%的殖利率。

如果我們在A公司股價剩下50元的時候勇敢買進,之後那配息的10元相對成本來說殖利率是20%。

這樣有理有據的向下攤平,不再是瞎攤,利用營收(eps or 近四季本益比)來觀察該個股的合適與否。是不是相等於將殖率轉換成持股的安全邊際?

這狀況下勇敢買進,反而是越跌買進的越安全。

與其不小心停損在80塊,在85塊買回來,結果又跌到68在停損,決定換標的玩之後,到配息前因為該股配息優渥或經營績效尚可,外資認錯回補,不記前嫌又回頭買該個股。

期間本金或本來放著不亂做停損的獲利還比這樣操作多上很多。

當然,這樣的狀況只是假設。

正常的狀況下該公司可能下個月或下下個月的營收多少還是會受到一點點影響。

但外資的調節撤資加上投資散戶的恐慌,通常都會讓股價下跌的幅度超越營收減少的速度。

船長最愛提18年末那波了…

當時船長除了群聯讓船長在19年投入本金近乎翻倍外,還持有了好幾十張神準。

就是看到這關鍵點。

>>goodinfo-神準本益比河流圖

這真的是船長股市生涯裡重要的一課,9月時貿戰關稅制裁正式開始,台灣廠商也稍微受到影響。

結果呢?

>>google-神準-月營收狀況


船長10月發現他9月財報正常,11月看10月恩?比上個月少了一成,比去年同期少了三成。

可是累積營收年率還是正的?

欸?這個時候脫手的是傻了嗎?

船長將成本80塊上下的神準繼續放著了…

賣壓是真的很重,也有發生期間再吞兩個跌停板的事。

但船長知道我還會繼續放,假設他的營收沒有影響過大,中間的崩跌只是讓船長在下次他本益比又進入核心存股的篩選模型中最便宜時,有再多一次購入的機會。

已經確定當下價格相對隔年殖利率非常優渥了,再便宜只是讓船長省下更多,打折再打折,不買嗎XD?

>>google-神準-月營收狀況



那目前該公司也確實受到中美貿易戰影響,營收持續在緩步下滑中,不過至今他成本已經剩下68塊左右。

到觸及成本前的這兩三年時間,公司按理說也會自行尋找出路將營收上拉,而在這過程中,船長的配息仍然會持續湧入,由於初始投入本金相對便宜,那相對配出來的息還是很優渥,會優渥到營收下跌的速度追不上我成本減少的速度。

接下來的事也不是投資人該煩惱的囉。

一個透過篩選模型篩選出來,長期賺錢的公司,總會有累積起來的公司經歷以及他自身的獲利辦法,否則他們自己本身也會因為沒有新的投資人、沒有新的資金讓自己有更多活水去拯救自己。

把法人也當作一般自然人,當我們遇上攸關自身生死的存亡之際時,自己活下來的慾望會刺激自己想辦法。

那我們投資人已經在他很便宜的價格將股權買入手,接下來就是等待他們得努力創造新的營收或新的出路了。


風險驅散後

配合船長自己的策略,每個月都有類似的個股出現在船長各人的選股名單內。

我也就是一直重複同樣的事情-

建立篩選模型-找遠低於市價但營收沒有受到影響的個股。

買進、買進、買進。

存股就是要放長線了,最最最最一開始就是抱著要故意去套牢的心情買進篩選出績優股。

長期下來手上的持股就會開枝散葉到數十數百隻,不論多頭空頭,其中一隻的漲幅可能可以抵過三到五隻的虧損。

還是在不記配息的狀況下單觀察帳面損益的情況下,其中一兩三筆熬不過對我們的風險控制來說沒什麼。

一來是,在績優股的挑選上我們已經做足了功課,使他有足夠的能力撐過至少三五年,期間配息或許已經配回三成。

再來是,船長的策略下那些熬過空頭的在這三五年的大多數都有不錯的帳面獲利以及持續優渥的配息。

這一來一往的。

時間拉長,風險驅散,短期的起起伏伏放寬心看他表演就好。

後話

其實船長阿,在建立自己的策略的時候深受一本2003年出版的《股票聖經》 影響。

其中「隨時買、隨便買、不要賣」的概念廣為人知,但這樣的策略其實…「隨便買」的部分船長覺得稍微可以修正一下。

所以在組成自己的存股篩選模型的時候,的確一直環繞著「隨時買」以及「不要賣」這兩個概念在修正。

目前來說「隨時買」的風險驅散已經妥妥的完成了。

建立實驗帳戶公開出來供大家觀察,也是順便測試這樣的策略在「不要賣」幾年後會是否會如同船長計算的,穩定大賺不太賠錢。

讓黃老師的「隨便買、隨時買、不要賣」策略更進一步的完善。

那這樣…
就可以將投資剩下「買進」的作業,我們投資人就可以花更多省下來的精力去創造更多收入源了。

大概是這樣囉,
祝各位股市賺大錢。

>>延伸閱讀:核心存股策略(目錄頁)

>>回到方舟賢者




Facebook 留言回應

點閱: 1011

最後修改日期: 2020 年 10 月 9 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