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聲電子書版本

 電子書版本讓手機或電腦說給你聽~

 電子書朗讀示範

 各位的贊助、網站分享、廣告點擊

 將提供船長更無後顧之憂的研究與分享

 船長我在此預先感謝各位的支持

前言

這是某個群組內的小朋友一直堅持的觀點,拿了多金融股阿,大盤的,一直重複論述著各大老師的論調,也從價格上堅持著現在應該是高點,該出脫等未來哪天下跌再買之類的。

麻…是很想請他直接做其他個股的波段操作就好,沒有必要在相對穩定的個股上做這些有的沒的。

出於禮貌,船長也還是跟他說可以盡量嘗試,錢是自己的麻…說不定存股做到後來自己建立了個波段操作的策略XD。

最後拿殖利率來判斷個股該不該買拉…有些講不通的概念,我想還是讓他體驗過才知道我們在說什麼。

如果殖利率那麼好用來判別個股,我們其他人都是白癡囉…

不過呢,船長今天是要來說另外兩件事情。

一是,大盤指數跟我們個股選擇關係真不大,確實要居高思危,但不應該停下投資的腳步。

二是,除了三十年前投機當道,深入研究投資的現代,至今為止,至少08年金融海嘯過後,其實前幾年判斷那時為高點的幾次時機,現在回頭看全部是讓人少賺數倍的言論,大盤是如此,個股上更有十數倍的少賺損失。

眼前的高不是高

>>google-加權指數



這裡以近十年內發生的幾次「居高思危」下選擇完全不投資來舉例發生什麼事。

所謂存股,至少至少我們財報價值派,看準的正是公司個股本身的獲利能力,買進股權後再利用時間差去獲取公司相對應的營收報酬。

那,大盤與我們所存個股的關係,理論上應該離很遠很遠,一開始選股就沒有參考加權指數了,加權指數高或低也跟公司獲利與否關係不大,反倒是公司持續獲利,股價攀升後「才」些微拉高了加權或櫃買指數,那我們倒果為因的從指數判斷個股,感覺怪怪der。

以船長的策略來說,篩選出來的績優股通常來說都不是啥權值太重的,畢竟也還有用本益比再篩一輪,基期通常超低。

拿一個台積電占有兩三成影響力的指數,來判斷其他佔大盤不到百分之一的個股適不適合存放,邏輯上說不通。

不論高低點,個股基期的選擇一直都是船長認為該注意的事,實際上大盤本益比偏高的狀態下,墊高的只是我們選股上的風險,市場錢太多,過於集中的標的上遇上系統風險抽資後摔得更深,所謂系統風險,怎麼說呢,理論上是所有個股都共同承擔的,相對的,那些沒啥人理的低基期傷害不會大到哪裡去,除非影響到營收了。

以之前所說,船長認為的電信股在08年前後處於低基期下,除了電信業這類內需收入本身可能不太會受到外在金融狀況所影響,他本身的「基期」也擴大了我們金流以及他自身的抗跌性,稍微推估,一開始入場的低基期個股,即便共同承受了系統風險,我們帳面損失的比例會縮小很多。

這個我們待會再說。

近十年呢,台股自從金融風暴緩過氣來之後,台股幾乎每千點就會來一波「X千點下不該存股」,又或者「大盤目前太高要等跌到X點」。

說是錯麻…其實也不算是啦,確實合理推估的狀態下,大盤本益比過高,相對反應的是市場資金過剩。

然後呢~?

真的崩盤了,市場的反應我想個位也知道-

「阿,跌了那麼多,我現在進場會不會是接刀子?」

「我OK,你先買。」

「股市好可怕(發畢業文)」
結果過一陣子漲回來惹,風險當下認列的虧損白賠。

這些這些,讓情緒控制了理性,讓本來該合理買進的機會從手中溜走,絕大部分都是因為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做什麼。

那…從09年末,當時的大盤彈回8000點開始喊著不該存股,我們如果當年勇敢花了十萬元買進0050,咱來算算從那之後比起居高思危我們少賺了多少。

>>google-加權指數(手抖無法拉到剛過8000點正確日期,以2009/12/31代替)

>>goodinfo-0050

同樣時間的0050,2009/12/31那天價格在56.45元。
咱花10萬能買1771.479股,無條件捨去,1771股。
不做再投資的狀態下我們帶入假設本金去算投資報酬率-

>>goodinfo-0050股利政策


合計現金股利23.65/股


>>goodinfo-0050

現價103元。

來還原最終合計報酬

1771股x( 103 + 23.65 )= 224,297.15 ≒ 224,297

投資報酬率約124.3%。

好,到這為止算出「不該存股」下,我們十萬的本金會少賺十二萬左右。

市場上常有人說,我們應該要「等到空頭市場」再勇敢建倉。

說是這樣說沒有錯,理論也是對的,結果船長回測了好多個股甚至大盤,拿最一開始單筆與後面遇到空投低點分次入場比,五到十年以上的長放實際上沒差多少。

所謂空頭市場,每個分析師或經驗充足的老師,認定的進入空頭的定義都不大相同。

在長期指數穩定上漲的時段,在近十年大多頭前,統計下來大概五年才發生一次大盤據前高點下跌20%以上的空頭市場。以往是這樣定義的啦。

要是好死不死,又像近十年來就發生那麼一次真的屬於崩跌的「空頭市場」,算算可就只有2020三月那波才符合標準。

如果把標準放寬到10%下跌就算進入空頭,則可以再算入2018/09那波,以及2015/08、2011/09,就這共四次入場機會。

我們當下真的敢入場嗎?

即便入場了,少了好幾年的配息折抵成本,真的賺比較多嗎?

這個我們前面幾篇算過了,等待低點是在浪費時間。

要真的進入下跌20%才算進入空頭,我們剩今年三月那波入場機會,加上後來領的息至今也差不多40%投報率,若「運氣很好」照市場常態五年才進入一次空頭,十年的時間兩到三次投資機會總計投報率粗估也近100%罷了,畢竟資金按次分成了幾筆。

實際上,等待不會給我們更高的投報率,抓得好抓得精準,頂多貼近長放後利用時間與配息折抵成本風險的報酬。

那,投資真的要等嗎?

船長認為不。

萬點時喊著八千點在入市,萬一喊九千,萬二喊一萬。

一個三月大暴跌到八千,喊跌破一萬要入市的全部電電,買了嗎?

大部分人不敢,有些人想等跌到更低點,另一些則是擔心不是買在最低點。

到萬三是直接放棄喊跌到幾點再買,直接喊現在不該存股,不該作長線投資。

換個方像思考,一萬三時我們敢買,一萬怎麼不敢了?一萬點我們敢買,八千點我們可以再買更多阿~

回到開頭的論述,成立公司法人是為了賺錢,公司上市上櫃是為了籌措資金去賺更多錢。

本來就為了資產「長大」這個目的而建立的資本制度,大數上來說賠錢的空頭時機理論上會遠少於賺錢的多頭時機。

船長覺得等待空頭已經不是以反市場作為入場條件了,根本上違反資本社會的意義,比起等待,不論多空頭市場中都去尋找相對低基期的個股反而有更多的獲利空間。

你說的低是什麼低

所謂系統風險,是不論公司本身資質好壞都會被影響的事件,差異只在影響大小罷了,廣義上,常見定義的系統風險大致有:戰爭、自然災害(這次瘟疫)、金融崩潰(可能由各種市場點燃金融市場,金融市場連帶影響崩裂)等等。

這類風險雖不能預測何時發生,但「通常」在發生後是有辦法判斷後續的事件,比如說,我們發生了瘟疫的事實,可以預期工業受到影響,直到整體市場受到影響,接續影響金融,金融又跟個產業產生交互影響。

那,隨著一連串的蝴蝶效應之前,我們可以從歷史事件合理的推估,在資金越是集中的市場,越是會受到事件影響而崩跌得越多。

比如說.com泡沫化前,資金最集中且本益比超高的網路公司,在事件下炸裂崩跌得最深。

>>goodinfo-某隻台灣某知名的房地產公司股價及本益比
(該公司現在財務狀況在合理範圍內喔,船長只是抓歷史資料比對XD)


在次貸危機直接影響的金融業,在風暴中下虧損雖然最多。不過下跌最多的則是負債比過高的房地產業,其中原因也在於風暴前資金過剩(房地產以前負債比都頗高,當時的房地產…其實房價變便宜也是有建築業需要變現還債的推波助瀾),再來是整體市場。

藉此我們可以合理推估的還有,資金堆積得過高的個股或產業,股價越是離公司本身價值越遠的,在遇上這樣的風險下,需要抽資挖東牆補西牆的投資人會越多,融資斷頭賣壓也會將股價再向下深壓一輪。

那,我想大部分老師所說的「居高思危」跟我們散戶所認知的不要存股是兩回事。

怎麼說呢?

麻,系統風險本身無法預測,如果我們在一開始挑選投資標的時,Pass掉過熱的標的呢?

也就是說,最最最最一開始挑選股票時,就只選擇那些基期較低,價格最貼近價值的個股。

這部份我們可以從各種方面去挑選。

技術面也好、單純用均線去抓年線也好,又或者財報方面抓本益比也好。

低基期除了船長的方式外還有各種方式可以判別,雖然各種方式挑選出來的個股不盡相同,但其實只要技巧夠好,產業向選擇問題不大,基本上篩選出來的標的都會因為自己一開始切入的「原因」而有相對應的抗跌性。

>>船長自繪-截圖自取

那,均線是指某個時間段交易人的平均持有成本,這個船長不好多談。就以另外一個方向來說,我們也可以透過基本面的分析,去抓出相對貼近價值的價格。

就如同一開篇所講的,假設我們選在基期較低的個股,市場資金還沒有將價格推升得超越價值太多,便可以做到跌無可跌的相對抗跌效果。

這麼一來,除了擴大自己資金安全性以及更多配息可能外,不也完全做到所謂「居高思危」了嗎?

本來基期就夠低了,股價幾乎剩向右上走的可能,遇上系統風險下,頂多漲起來的跌破價值線讓他變得更便宜。而且價值線下的價格,本身事件過後也會有相對更強力的買盤拉升他的價格。

大盤過熱?

麻…

老師們所說的居高思危阿,大盤過熱等等。

單看大盤本益比的變化來說,近兩三年確實比以往高了很多很多。

大盤本益比是各相加權平均後的數值,不過以本益比的基本概念來說,確實總體資金在創造利潤上效率比以往變薄弱了許多。

>>財報狗-大盤本益比

Cmoney的大盤歷史本益比相較下,以往台股的本益比約一直維持在15倍左右,然而目前麻…這兩年咱台股已經在20倍上下震盪不短時間了。

也就是說,相較於以往的市場我們整體上貴了3成3。總體獲利的成長速度沒有追上大盤指數成長。


當然因為資金湧入下,整體市場創造利潤的效率不如以往,這方面可能還是需要各大上市公司持續努力。

市場總體如此是沒錯,反思為什麼造成這樣的市場呢?

船長能知道的最主要原因就兩者,一是世界市場的資金氾濫,源自於印鈔刺激經濟政策,再是國內外投資人對於台灣市場的未來展望有足夠的信心。

雖然每次的泡沫都是因為前一步的未來展望過於樂觀,這部分我想也就是老師們說的居高思危著重的地方吧,目前看到各大投資社團還是老師,是都沒在特別提個股基期的部分…

那,像是這種時候,我們從前篇台哥大的案例中,即便不是為了擴大金流而選擇低基期(船長的策略是挑出低本益比績優股,擴大現金流的部分),我們的「未雨綢繆」是不是反而要多做基本面的選擇,挑出跌無可跌,又或者市場資金尚未漫入的績優產業或績優個股。

策略下來,未來不管是這小小的泡沫是否要破裂,我們的基期過低相對損失較小,反而風險事件過後持股公司獲利增幅空間變多股價也跟著有更多的漲幅可能。

那…

總之,船長是認為,不管大盤的過熱或過冷都好,跌到剩七八千點或像70年代資金氾濫到大盤本益比粗估60倍也好(把目前加權指數x3的大小…怕.jpg。),我們每次購買股票的當下,都買在盡量貼近公司本身的價值,會遠比選擇何時入場還重要很多。

後話

船長是想否定「萬點不該存股」之類的言論,但還是認同「居高思危」這句話的。

我認為這兩者間不應該畫上等號,只是在選股策略上可能需要再多注意點。

當我們在市場總體資金較少的狀態下,或許隨便買隨便漲。

畢竟不管好的壞的個股全部都在低基期中,甚至看不到啥更嚴重的風險了。

相對目前的狀況來說,在多頭市場選擇低基期的個股不會賺得太多太快,至少穩,獲利穩也好,配息穩也好。

明天和意外我們總是不知道哪個會先到。

不過,過於期待意外先來,我們反而會錯失了很多很多很多的投資機會,這也是船長一直在投資策略上,不論股票或其他市場上,一直認為現金流才有辦法創造最大化收益。

怎麼說呢?

與其屯一筆資金等待那五年到十年才有一次,而且還不知道到底跌到底了沒,稍縱即逝的投資機會在我們猶豫不決下就不見了,要等下一個五年再見之類…

我透過現金流管理,讓我們不管何時,固定化我們的投資策略SOP,在多頭市場小心選擇,空頭市場持續買進。

減少個人判斷高點是不是高點,低點到底觸底了沒。以此來減少錯失的機會,並且透過持續投資直接輾過低潮的空頭時期,又順便讓前面所囤積的金流資產創造更高的報酬機會。

今天先這樣啦~
歡迎加入機器人的行列(?)
這兩天船長在忙自己的私事草稿斷斷續續的打哈哈。

祝各位股市遊戲愉快
共勉之。

>>回到方舟賢者

Facebook 留言回應

點閱: 21

最後修改日期: 2020 年 10 月 13 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