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船長不是打算寫著教各位如何「賣」股票,不只是牽涉法規問題,在公開平台喊個股及價位去要各位買賣股票其實是有觸法可能滴。

不過呢,其實市面上已經很多很多老師在教人如何評價單一個股怎麼透過本益比法之類的去衡量該個股是否在「便宜價」、「合理價」已及「昂貴價」,其實那也是變向利用合理推估,給予投資人相對應買入或賣出的建議。

麻…

人家說買股票誰都會,但會賣股票的人才是師傅。

我是沒打算當師傅啦,雖然也不小心收了不少徒弟(?)。

在船長的舊制核心存股策略上,我也是有透過財報等等推估去同時做停損停利的動作,分享出來也不是不行。

嘿對,一個數值同時做到停損或停利。

不過先說,船長其實現在新的金流都放在示範帳戶上不做賣出動作了,另外一個戶頭的股票只有做這個策略要把它慢慢賣完轉到示範帳戶上。

我是要說…其實大量持股後,個股真的要去停損利意義不是很大,會稍微加快一點點點資金使用效率,不過算算也頂多多個5-10%上下而已,有時候策略失效或轉投資的個股在低基期待太久也不一定會比賣掉好。

就,今天只算是提供新手怎麼透過價值面去判斷個股是不是被市場資金堆的過高的辦法啦,要不要做處置還是看個人。

回歸價值投資的本質

咱長期存放股票,正是看準公司長期或趨勢上的可能獲利,讓我們獲得帳面或營收上的長期報酬。

那,在撇除價值投資以外的技術面、籌碼面、消息面等偏向投機的買賣行為,價值投資真的不能做波段獲利嗎?

不,當然可以。

雖然船長到目前已經偏向買入永久持有的存「骨」概念,但也不能否認價值投資確實可以合理的作波段操作加大報酬的可能。

怎麼說呢…

我們在挑選低基期也好,未來趨勢可能也好。

市場給予個股的評價,我的意思是說市場給予個股的價格,並不會完全符合個股本身的價值。

價格和價值的關係,在市場上透過多數不理性的投資散戶,甚至投機戶,或甚消息面,外資籌碼們的各自考量,永遠不可能恆定在一定比例上。

遛狗理論談論的正是如此,價格是價格,價值歸價值。

在價值投資上,個股的價值基本面是男人(遛狗者),市場價格是狗(我不是在罵市場…)。

那麼…

牽繩呢?

船長以為是本益比的伸縮彈性。

市場歸市場,公司價值是公司價值

>>船長自繪-複製請便,附註來源即可

市場,一個不受控的巨獸。

一般來說,成立公司就是為了賺錢,為了籌措更多資金而上市。

那當我們在篩選個股時,也透過篩選經營團隊獲利能力效果,去抓出了已往成長性不錯的公司,「照常理」股價會隨著公司的成長速路緩步向上攀升。

但我們在市場上實際看到的,通常都是因為各種消息面也好、技術面也好,籌碼面也好,總之各種各種原因而讓「價格」相對「價值成長」不穩定。

據船長觀察,一般來說,有五到十年穩定成長能力的公司,通常以船長的計算方式,價格低於價值的時間點並不是那麼的多。

反而會因為市場認同該公司的經營績效,導致給予更高的「本益比容忍空間」,這正就造就了像我們願意給予台積電到20甚至30倍本益比的容忍程度,願意在相對創造價值較低的狀態下付諸未來期望。

當然這也有個叫做「PEG」的本益成長比可以稍數值化未來展望的部分,但船長比較少用,也…不是很喜歡就是,這個我們之前有談過一點點,詳細的原因我們以後再談。

那,也因為一個穩健的成長股市場願意給的本益比較高,我們在投資該類成長股的時候便無法透過現金流的方式平衡掉我們的投資風險。

畢竟相對配息較低了嘛。

但這類股票也是有它的好處,至少至少…咱台灣之光台積電,短短幾年間從六七十塊暴漲到四百多的現在。

>>goodinfo-台積電-本益比河流圖

單看帳面漲幅驚人外,這類台灣之光型成長股的配息雖然較低,但累計起來的配息扣抵成本後還是有非常驚人的合併報酬表現。

那,船長的策略反向鎖定在能創造最大化現金流的成長股啦,台積電等等未來展望派的判定方法可以參考喬泓的書

船長的假設圖不是畫歪了。

過高本益比的斜率遠高於過低本益比的斜率?

那是因為一家長期成長的公司,只要持續一直一直的增長,通常通常本益比最後能容忍的程度都會遠高於市場大部分個股的合理本益比區間。

而且會越墊越高…

恩…假設台積電長期成長了一百年,我不太確定…以前只允許他本益比到17-18倍算高了,現在各分析師和投顧船長看到最高喊到30倍的。

這像個信仰一樣,越多人相信我們持有的台積電現在就算貴,以他的成長能力早晚我現在買的價格會變成之後的超甜價。

那不如趁現在趕緊買一買放著,多賺一兩三年的股息也好。

堅信台灣之光持續發光發熱的投資人,通常會長期甚至永久性的抓住手上的小燈泡,出脫賣的機會不大,股票價格跌落價值的可能性當然就不大了。

畢竟大家都知道他的好,賣了等於親手放掉自己的期望。

好,那什麼時候會崩跌呢?

多畫了兩個假設性的向下突破價值線,主要會發生在「系統性風險」當下。

那意思偏向是指,假設某股價船長推算可能價值100塊,但實際因為各種原因,金融風險也好,發生了像這次瘟疫一樣的事件也好,外資賣,停利or停損信仰不足的散戶跟賣,技術面玩家跟賣,一路將價格隨著市場總體風險打進價值內。

>>goodinfo-本益比河流圖-台積電示範

咱還是以台灣之光最大權重權值股做例,至少這個不會因為船長講講就有炒股嫌疑齁XD。

回到正題,這波,多少人因為恐慌脫售了台積電,多少因為「我OK,你先買」放棄了原本堅持的信念?

麻,加入夠多股市社團就可以看到多少人損失了這248漲到四百多的帳面獲利空間,數不完啦~

但我們也可以看到,即便台灣之光因為總體經濟影響,造成短時間的下跌,仍然只是落進其他個股普遍的合理價範圍內而已。

並沒有真的進入所謂本益比法的「便宜價」區間。

跌不下去了,為什麼?

因為當時他就真的訂單還是滿的,公司準備要在美國建廠,後續訂單也還都在排隊。

咱看看那個三月的崩跌之前,粗略前高點是不是才340左右,現在都430了,前面脫售的大部分都…要嘛沒賺到要嘛都賠錢了吧。

沒辦法,EPS的成長是可高概率假設的,正常來說長期賺錢速度增加的公司,往後EPS成長率要維持差不多的機率也較大。

確定未來還會成長的前提下,信仰不堅定的賣完也就賣完了,不賣的還是不賣,甚至加碼買些。

這個狀況下,基本上成長股跌落到「便宜價」的機率並不高。

要有足夠大的事件才有辦法撼動股價。

股價升衰對本益比的影響

嘿呦,數學課又開始了(x)。

恩…手動計算一直都是船長的壞習慣,不過齁,雖然看起來很不專業,但結果是一樣的啦,至少願意看船長簡化計算過程的會比我直接抓Excel還好理解。

這個我們在核心存股的策略介紹中也有提過,只是沒有說得太明白。

追隨船長的策略到現在的讀者,應該都有在前面一直聽到本益比本益比本益比的。

那,我再試著用另外一個方向解釋這一切,為什麼本益比可以衡量股價算不算便宜,為什麼該用本益比來衡量便宜與否,而不是股價本身幾百萬來判斷是不是比幾萬塊的股票貴。


本益比(倍) = 股價 ÷ EPS

這邊我們分兩個階段解釋本益比的變化。

假設我們的稅後淨利(稅後EPS)持平不變,在本益比公式下,股價越高,本益比越高。

帶入數字會比較好理解。

當進四季EPS總計10塊,代表該公司一股獲利10塊台幣。那麼這時候,股價一開始100元。


帶入後=> 本益比(倍)= 100 ÷ 10 = 10


該公司近四季本益比為10倍。

那可能過一個月,新季報還沒出來,近四季本益比仍為10塊,但股價已經向上攀升至200,這時本益比會因為股價變動EPS未動而上升。


帶入=> 本益比(倍)= 200 ÷ 10 = 20


該公司近四季本益比為20倍。

再假設,假設因為遇上系統性風險,本來100塊的股價跌了四成掉到60塊,那這時本益比會剩下6倍。

獲利升衰對本益比的影響

反過來說,雖然很少見,但假設股價不變,EPS升降也會造成本益比的劇烈變動。

我們以前面簡單的除法來看,一樣的例子,原本100元的股價相對10元的EPS獲利本益比為10倍。

假設這間公司近四季因為獲利倍增,四季EPS加總為20元,那麼~

本益比(倍)= 100 ÷ 20 = 5

我們都知道在滿足一定條件後,本益比越低越好,從這個假設我們可以明顯得可以看到為什麼。

獲利增加了,股價竟然還是100塊,如果這間公司往常盈餘配發習慣70%(盈餘配發率),下一次配息公司也打算這麼發,那20塊的獲利(EPS)可是會發回14塊給股東。

我們這時用100塊買進該公司股票,相對殖利率高達14%。

反過來說,假設公司因受環境或自身經營影響,EPS下降剩下5塊,簡單心算可以算出本益比高漲到20倍。

本益比(倍)= 100 ÷ 5 = 20

小結

上面簡單的計算我們可以做個小小統整。

船長一直提到本益比的原因是因為,它實在是太好用了。

對於衡量一個股價的便宜與否來說,撇除像是我們的台灣之光們那些投資方願意給予更高本益比容忍範圍的個股。

大部分我們如果要透過本益比直接推算出可能配息都是妥妥的沒問題。

再來是,我們存股派阿,除了技術長線那類的存股策略,通常會去長期持有一隻個股多少都會把財務報表反應出的價值作為最主要參考依據。

那,那個「反應出價值」,也大部分原因是因為公司獲利能力與當前股價的關係。


我們因為他賺了更多錢買他,或因為股價下跌到很低而買他。

因為他賺的錢變少了而賣掉他,或因為股價上升太多而賣掉做資本利得。

咱們看看,買進的兩種狀況,與賣出的兩種狀況,是不是跟我們本益比的升降一樣的邏輯關係?

當我們直接用上面的敘述方式去判斷個股買進或賣出的可能太過於「籠統」。

這時本益比剛剛好就做了算最接近「精準量化」的參考數值了。

透過本益比自行判斷昂貴價

我們如何知道可以透過本益比知道個股本身是否在「低基期」,在大盤本益比20倍的狀況下,是不是有個股的基期過高,相對低於20倍本益比的個股還很多。

>>財報狗-大盤本益比



畢竟本益比也是透過加權權重以及個股們「加權平均」去連帶算出來的。

怎麼說呢,要本益比均值在20倍,這其中有多少破百倍本益比的妖股,又有多少本益比倍數只有個位數的超低基期個股,才有辦法把均值拉低到20倍?

水位20叫做高,低於20水位線的我們就可以籠統的稱做低於市場水位的低基期囉。

之前也有說過,本益比本身拿來衡量股價是否「便宜」,主要也是在計算他數值化的基期多低,在一定條件下,本益比越低的個股,不管在任何時候都會相對抗跌。

至於到「跌無可跌」的抗跌可能船長研究了近百隻08年前的成長股,大部分都在10倍本益比以下,10倍本益比在100%的盈餘配發率下相對會配出7%的殖利率,這個一般投資人即使在系統風險下,繼續期持有的概率會遠高於脫售變現。

那換個方式來說,假設我們將大盤本益比當作一個總體資金的「平均水位」。

那,當我們持有個股的本益比高過平均水位,是不是反而多了資金流水外溢到其他低基期個股的風險?


這時我們正可以透過大盤本益比的標準,公司獲利下降了也好,或者股價被推升到太高了也好,用本益比去判斷持股是否「太貴了」,然後做個人資產調節的部分,不再把專注點放在股價而是價值上。

就單單用一個數據化的簡單數值,只用公司獲利和股價間的關係,劃定一個價值與價格區間,數值過低買,過高賣,通通回歸到價值面判斷。

直接回歸價值派最核心的定義去做波段操作,利用價值推估去同時完成停損或停利,也算是資金最效率化運用了吧XD。

後話

雖說透過本益比法單一數據直接做到停損利同時判斷,是有一定的合理理論推估的方式。

不過船長看了那麼多個股齁,應該說在股市做價值投資剛出新手村的人都會知道,單靠本益比盲點可能還是海量級的。

單純靠它判斷股價是否貴還便宜會有很多很多的「例外」。

比如公司是不是單純的一次性收入衝高了或利阿,又或者只是單純單次的大量損失認列導致本益比過高等等等等。

這個部分倒是需要一點點點財報判讀能力去了解當下的昂貴是不是真的長期昂貴,又或者只是真的便宜真的適合買。

簡單說,雖然能判斷大部分的個股,但還是需要其他參數配合去抓就是。

但大部分的個股還是適用的啦~

那…今天只是換個方法講我之前談過的東西啦,希望換個方法重複講的方式能讓更多新人理解我在說什麼。

有個心理學名詞叫做「知識的詛咒」。

船長我其實之前花了很長很久的時間,除了大學課間學習外,後來還砸了很多錢在買書,去重新再從多方面去認識市場。

那也因為試圖了解的太多,有些我認為看到名詞就懂的東西,寫出來讀者未必知道我在說什麼…

恩,總之有再收到類似的提問我會試圖用另外一個方式再講解一次,那…大概就這樣唄。

祝各位股市新人遊戲愉快,
共勉之~

>>回到方舟賢者

Facebook 留言回應

點閱: 18

最後修改日期: 2020 年 10 月 1 日